秦歌九放

深夜fzl

虽然我现在已经对esp不能全心投入了,但还是关注着esp的粉丝们。

怎么说呢,我没办法粉上新人,但我对esp的老招牌还是很有感情,我有点不能接受很多粉丝只见过宝贝双边,只见过星辰猫神,不知道渝神,不知道黄老师,不知道猫狗渝大三角,只知道橘子诺言伪装铁三角,更不用说脖哥尖尖选手时期的奶茶以及欧老师ggod了,我完全可以理解这种现象,但多看就多伤心几分,可我仍然时常解释给他们听什么叫双边,不厌其烦地告诉他们伪装以前说辅野现在是辅中,一次又一次地讲述以前的故事,我希望他们仍然做一家人,和当年的不灭星辰一样。我希望自己能讲更多更有趣的事,也希望自己讲得更生动,以使大家更喜欢esp一点,我虽然不忍再看esp,可我从来不后悔zqsg了es,真的,来世再做eStar,哈哈哈当年还总怕打错队名,现在这个名字已经烙在心上了,我知道他们值得喜欢,所以我忍着疼也会继续向你们介绍他们,期待更多人喜欢他们,不灭星辰,值得。


收到了来自 @⑅苏信白⋆* 太太的杰笑t恤!超级开心~谢谢太太~

其实昨天就收到了,但是昨天又训练又上课的,太累了,回来就躺下了,于是拖到了今天发。
给太太比心~很喜欢太太~

我他妈刚刚发现这个一直没发出去,我……

宝贝都长大了

       听说今天橘子要去罚站,就逛了逛超话,看着大家说假酒橘,看着大家说橘子会不会皮到被拖下去,笑着笑着突然有点笑不出来,看到这张照片,橘子瘦了,高了,长开了,以前的橘子就那么大一点,委委屈屈地跟在大哥们的后面,谁都拍他头,谁都能抱起来他,以前橘子五官都肉肉的,丑萌丑萌的,还可臭美了,是家里的小孩子,出去逮着自己徒弟可找到当大哥的感觉啦。长开了,真的,下巴尖了,长帅了,远远也是,傻乎乎的地主家的儿子,以前胖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最早叫狗哥,感觉很可靠,认识久了就拿他当儿子看了,现在偷偷喊他狗子,就是傻儿子,现在长得这么帅,身姿挺拔。
       奶茶也是,以前,死肥宅hhh,还非主流,染个头发纹个身,个子挺大胆子怪小的,笑容猥琐的死胖子,现在也穿上西装,挺直了背,替队员扛流言蜚语,也瘦了,好看,世界冠军教练茶,努力拿个kpl冠军教练。还有诺言,以前就是全队的儿子,son嘛,这个揉揉头那个捏捏脸,队里的小宝贝,嘟嘟囔囔不敢大声说话,现在都这么骚了,天天和橘子轮流浪然后被罚俯卧撑,现在没人罚你了,你也要好好打,当年还和橘子轮流被四爷单杀,还和橘子一块给飞牛送头,一起犯错一起成长,现在已经是联盟的宝贝双边了,要努力啊,联盟好选手太多了知道吗。
       不知不觉就拿他们当儿子看了,真不好意思hhh,看着他们长大了,长开了,飞走了。欣慰也很心酸,我很久不敢好好看看他们了,怕哭,怕说错话,怕看到他们受委屈。像嫁女儿,进了别人家的门就是别人家的崽了,不想提起过去,想你们好好融入现在的队伍,想你们被当做一家人看,想你们不要回头,要努力打出成绩,没有什么散是满天星,没有什么还是老es好,只有本该如此,只有活在当下,只有追梦赤子心。
       像儿子娶媳妇,后来的队员,转来的也好,小t招来的也好,怕谈起过去的辉煌与辛酸,怕你们在esp感到委屈,怕你们不能施展拳脚,也怕你们相处得不高兴,怕你们觉得还是过去好,也怕你们觉得es的过去你们没参与觉得隔阂,什么都担心,又什么都不敢看。
       esp大重组像儿子出远门回来了,我怕看到esp不再是我梦中的模样,像父母害怕看到孩子叛逆、放纵,我也怕看到esp比以往更加优秀,就好像父母发现学校远比自己教的好,没了老e的一起的新esp,也一如既往的耀眼。我就在这样的心碎和骄傲中反复自我折磨,一次一次露出微笑,一次一次流下眼泪。
       我不会说还是老es好,我闭口不言当年才是不灭星辰,我断断不会喊橘子远远你们回来吧,我也不想说宝贝双边就应该在一起,我甚至对回忆视而不见,将过往按下不提。
       我可以没有情怀,但你们必须有梦想,请你们,拿冠军,给我看;请你们,carry全队,给我看;请你们,发光发热,无论你在哪里,短短几年电竞梦,拜托你们,全力以赴。

立flag

立一个小小的flag,如果,我狗爹今年秋季赛能回到kpl打比赛,我就把我最近需要背的710个单词,手抄五遍,说到做到。

狗爹,求你让我好好学英语。

【渝米】此心安处是吾乡(一)

#预警,有拉郎嫌疑,含有敏感话题,实属个人见解,如有不同意见,勿上升蒸煮。
#请勿上升,圈地自萌

       提起全明星赛事,拖米想起了一个人,转而又想起前两日闹得沸沸扬扬的传闻,考虑再三,还是一个语音弹了过去。
     “喂?拖米?”声音一如往常的冷漠低沉,“诶,小渝啊,五排来不来?四缺一等你一个啊。”小渝应了一声就挂掉了语音。
       四个人的鸡飞狗跳,小渝兀自沉默着,偶然被cue到了应个一两声,全然没了火爆猴的热情。打了两局,队友提起来全明星投票,拖米照旧一一为他们拉票,轮到小渝——“渝神啊,我怎么听说你前两天说不想去全明星啊,真的假的啊?” “啊?”小渝装作没听到,企图蒙混过去,“啊什么啊呀,你到底想不想去全明星啊,说一声。” “票不够呀。”小渝并不多作解释,依旧敷衍着。“哎呀你别管票够不够,你就说,你想不想去!”其他队友仿佛吞了雷,早早便闭嘴只当没听见,气氛就这样冷淡下来。
        一阵沉默,拖米难得沉得住气,抿着嘴也不肯催问。大抵知道拖米在直播,小渝到底没给他难堪,还是搭了话:“想去呀,肯定想去,但是票不够呀。”有气无力的声调难掩疲惫,明明不是老烟嗓却听起来很苍老。拖米一下子兴奋起来,慷慨激昂地发表了一通拉票陈词,催自己的粉丝去给小渝投票,其他队友也吐了口气,跟着吹捧了几句,小渝依旧沉默,连道谢也没说出口。
        灵车横冲直撞,已到了凌晨时分,拖米跟车上的队友一一道别后下了播,看着对话框里的头像,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小渝照例没有挂语音,也不说话,等着拖米忙完手上的事。

      “那个…小渝啊,你也早点睡啊,那就…”

      “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个的。”

      “……”

      “带节奏也没什么,我的节奏还少么。”小渝冷笑一声,压得低低的声音天然一派嘲讽。

      “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这样退役?还是在队里坐板凳坐到死?”拖米语调夸张,甚至有些破音,就是五排时常常搞怪的样子。

      “……退役还早的很,我愿意坐板凳的话这两天也不会忙得跟狗一样了,没事,我自有b数。”

      拖米攥着水杯的手微微松开,端起来沾了沾唇,再开口时声线抑制不住的有些颤抖:“你跟我说实话……你跟我说实话小渝,你们矛盾到底到了什么地步了,让你连不愿再为eStar出战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这两天粉丝多伤心你不知道么?该有多少人趁机带你节奏?”
      “也不是矛盾的问题,我最近这么忙,哪有时间参加全明星,我能打比赛才是关键,其他的有什么关系,况且我粉丝挺辛苦的了,也不想让他们耗费精力。”   拖米用力拍了拍桌子,想说些什么,最终也只是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声叹息。  “……eStar买了我的队让我打比赛,我替他们卖命这么些年,两清了。” 小渝还是说了实话,咳嗽了两声压了压嗓子,“也,伤心……爸爸虽然是年纪到了变菜了点,但是被这群小兔崽子这么直白地说出来还是挺没面子的。”    拖米尖了嗓子嚎叫:“国服第一射手,五杀孙尚香,哪里菜?哪里菜了?”   小渝嗤笑一声不理会他:“eStar不再需要我了,我就一场都不会再替他出战,我不想再披着这身衣服打任何一场比赛了。行了你就别瞎操心了,我的节奏漫天飞,哪是你带的过来的,睡吧啊,爸爸困了先睡了。”
       挂掉语音,小渝抽了抽眉毛,一手撑着额头伏在桌上。奶茶推门走进来,捏了捏小渝后颈,“去睡吧,明天还要跟那边见面。”小渝另一只手垂下来拍了拍奶茶大腿,奶茶收了手走开了。

#最初听说渝表示并不想去全明星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他不会这么说。后来想想,小渝是一个戾气有点重的人,未必不会这样说,于是我就这样写了。我真的很喜欢小渝,他是最让我能看到电竞精神的人吧个人感受,康平路有点磕不下去了,只想写写渝,渝all和黄渝,之所以写渝米这种看上去很拉郎的cp是因为,总觉得渝很宠拖米,前两天又看了五排录屏,拖米跟渝说晚安渝就害羞了,让我很想磕一磕,每次说散了的时候,渝都多留下来一会再挂语音,甜啊。

同人圈初级礼仪科普

啊对!没错!一直安利逆cp或者拆cp这种行为实在是令人头秃!另外,居然还能屏蔽tag???不说了,我去了

阿晨🐯:

同人圈礼仪:



*黑体字为文章主要内容,懒得看全篇的可以主要看黑体字。




占tag致歉。




-----------------------------------------------




Q:同人圈礼仪是什么?




A:同人圈礼仪是帮助大家更好地和圈内同好和谐相处而存在的,大家共同默守的基本原则。








Q:为什么要做同人圈礼仪的科普?




A:帮助你更好地与圈内人相处,减少矛盾以及掐架的发生。








Q:掐架多了会怎样?




A:不同立场的人之间相互攻击,诋毁,最后导致忘记了萌cp的初心,心中只留下恨,把整个圈子的良好气氛毁掉,产粮er没心力产粮了,同好们也心累出圈了








如果看到这里,你已经知道同人圈礼仪的重要性,希望你能耐心看完这篇文章




这篇文章主要针对凹凸世界圈最近发生的几件事,和凹凸世界粉群的特征而写,无关它圈。








以下礼仪包括读者和作者的自我约束,欢迎对号入座(




--------------------------------------------------




目录:




1,关于KY行为




2,作者请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角色




3,预警礼仪




4,关于CP之间的关系




5,掐架不要上升cp




6,关于很多人喜欢开玩笑的说【白嫖】这个词




7,善用屏蔽




8,关于官方的CP立场








--------------------------------------------------




1,关于KY行为












KY就是指不懂看气氛看眼色,说出令人尴尬或讨厌发言的人。








因此不要在作者的AB产出下面提无关本产出的CP,你想看不代表作者想写/画。去不吃某个CP的作者下面提该CP就是KY行为。








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各种属性,可以作为读者回复和作者表明自己属性的参考:








杂食:吃多个cp并且其中可能含有相互拆逆的cp。




互攻:AB和BA都ojbk,两个人不分正逆才是坠好的!但是只限这两个人,其他cp no ok




可逆:主要吃AB,但是也可以适度接受逆CP的粮食,但是只限这两个人,其他cp no ok




洁癖:AB only!!!AB only!!!AB only!!!不会看拆家(如AC或BD)的粮食,也不会看逆家BA的粮食,如果被人强行看了拆逆会有种自己死了的感觉,对两个人的攻受和关系有种精神洁癖的坚持。




all X:往往是X的受粉,只要X是总受那么怎么样都可以,博爱的爱着很多个关于X受的CP,往往对X攻的粮食 no ok




X all:往往是X的攻粉,只要X是总攻那么怎么样都可以,博爱的爱着很多个关于X攻的CP,往往对X受的粮食 no ok




X中心粉:X攻也好!受也好!好吃就好!给我更多的X!




X唯粉:我只爱X,别跟我说他和别人的CP,不然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








因此,去AB洁癖作者下面提BA或者拆家,去all X下面提X攻,去X all下面提X受,去唯粉下面提X和别人的CP等等这样的行为都是非常令人讨厌的。








吃粮请尊重作者属性,不要让作者辛辛苦苦产粮还被KY的行为气得半死。








--------------------------------------------








2,作者请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角色。








同人创作的初衷是出于对角色和cp的喜爱,每一位作者都应该记住这一点。




角色不是你抒发观点的途径,你有任何观点,请用自己的嘴来叙述。借角色的嘴来讨论同人圈之间的cp恩怨,和你本人对cp的理解,是对原作和角色极大的不尊重。




“某某角色庆祝ABcp热度超过BA”“某某角色说他更喜欢某某cp”“某某角色讨厌被yy关于自己的某某cp”




希望这么写的作者们意识到,这么认为的不是角色,而是你。角色并不知道你们拿他去写了什么文画了什么图,更不会对其发表观点。




而当你借角色的嘴来表达自己的观点,甚至参与进cp之间的争斗的时候,你就已经把角色当做了一个工具,你就已经忘了你最初是为什么开始同人创作了。








----------------------------------------------








3,预警礼仪








首先科普一下概念,R18G是指18岁以下禁止观看的含有猎奇、暴力性残虐、出血、内脏露出、身体残缺、排泄等内容的作品。








R18G作为一种小众爱好,出于相互尊重的原则,不会被同人圈完全禁止。但是,任何一种小众爱好都应该提前打好预警,提前告知读者她可能会看到一些令多数人感到不适的内容。








这点同样适用于18禁作品,以及包括但不限于抹布、BDSM、性转、女体等等边缘题材。








----------------------------------------------








4,关于CP之间的关系








同人圈不是竞赛,CP之间的关系也不是敌人,比某一家红不代表自己可以昂首挺胸高人一等,比某一家冷也不代表自己就是loser抬不起头。




希望大家不要把某一家当做竞争对手,也不要因为赢过某一家而吐气扬眉得意过度,更不要创作一些【压过了xx好爽啊】的作品。这些心态和行为只会引起一些不恰当的仇恨,这些仇恨的种子早晚会引爆成一场谁都不想看到的闹剧。








我们喜欢一个CP,本来也不是为了和别人较劲、生气,我们是为了爱而拿起笔的,同样任何一个CP都无关输赢,CP本身就只是这些可爱的角色而已。








无论如何,请勿忘初心。








lo主明白勿忘初心这四个字很简单,但是做起来其实很困难,更多的时候大家被所谓的打榜、热度等等数字化的甜头蒙蔽了双眼,也有一些作者开始觉得自己是个“大大”、捧红了xx、册封了xx,xx要完了,我是xx的重要人物,我x日天今天偏要当这个圈管。








但希望大家永远明白一点,不是你捧红了圈子,而是圈子捧红了你,大家是因为你写/画了这两个角色才来看你的文or图的,不信的人欢迎去搞原创,不借助圈子的力量就能让你明白自己几斤几两重了。








所以被惹到说的气话也好,真心实意觉得自己了不起也好,脑袋清楚点,你可以为了自己得到的热度沾沾自喜,但是这些功劳并不全是你的,更不要把整个圈子拖下水,所以为了自己也好为了这个CP也好,请不要将这些话说出口。








---------------------------------------------








5,掐架不要上升cp








没有哪个,或者哪几个个体能代表某个cp群体。




要知道,反感掐架,反感cp仇恨,默默产粮,积极给官方花钱打call,积极给太太留言的人,才是所有cp粉中的大多数。




也许有的少数人很跳,但是因为几个跳得高的戏精,就认为他们可以代表某cp粉的观点,鉴定某个cp的粉都是极品,某个cp就该掐的人,本身早就失去了自己客观的立场和理智的态度,只是想找个理由攻击cp罢了。








--------------------------------------








6,关于很多人喜欢开玩笑的说【白嫖】这个词

凹凸的粉丝们年纪普遍不大,不理解这个词实际的意义,有些人以为的意思是“看过粮不产粮”=“白嫖”,在这里我解释一下,这个词并不是什么应该随便用的词:

白嫖最开始和最公认的意思是——尽情的使用某种东西但是却不给它花一分钱。

这个词几乎在除了凹凸之外任何的圈子都是贬义词贬义词贬义词,是骂人用的!没有人会觉得喜欢一样东西还不给一分钱是一种值得骄傲的事情!
所以大家尽量不要去作者下面说“今晚又白嫖了大大好爽”,尽管这是玩笑,更不能说自己白嫖官方!!更不能说自己白嫖官方!!更不能说自己白嫖官方!!

爱他就给他打钱!!你没打过钱你就消停点!








-------------------------------------------








7,善用屏蔽




准确来说这一条并非是礼仪,而是一个可以让大家更愉快地在lofter吃粮的建议。




在lofter的电脑客户端,点击“更多”→“账号设置”→拉到最下面点击“标签屏蔽”,可以屏蔽自己不想看到的cp标签。




我们理解同人圈有些人有雷区,善用这个功能,可以避免在自己的主页/自家cp tag下看到不想看到的cp而导致心情不好,积累cp间的怨恨。








------------------------------------------








8,关于官方的CP立场








官方作为一个少年热血动画,是不会有任何CP立场的。




最近各位人气角色的CV纷纷开了直播间,也希望大家不要去弹幕一直发CP相关的问题,而CV自己提过的CP,也仅代表CV个人立场,A角色的CV聊某CP,只能代表CV的看法,不能作为A角色的看法,更不能作为官方立场看待。








希望对于这一点,得者莫幸,失者莫丧。不要太在意CV的个人立场,好好萌CP努力产粮。








同时,希望大家不要因为同人圈的是非去打扰官方。曾经有人去微博提问官方对一些同人行为的看法,只为给自己掐架添加筹码,这是非常非常不礼貌,非常非常不恰当的行为。请有些智障不要再这么做了。












-----------------------------------------
















那么本次科普节目就到这里。








任何大人都是从孩子过来的,希望大家变得成熟可以更加理智的萌CP混圈子,也希望这个圈子在多年后回想起来依旧觉得那是一段很好的岁月,我那时年轻而认真的喜欢着某些人,而不是最后乌烟瘴气让人含恨退圈,最终回想起来也只有悲伤和怨恨。








真正支持着cp继续兴盛和繁荣的,是对官方买买买的粉,是闷头产粮的大大,是积极打call的读者,既不是戏精们,也不是出了事就像天塌下来一样喊药丸的,更不是每天想着怎么把对家nen死的阴暗小人












希望大家勿忘初心,风雨同行。










噗哈哈哈我受不了了,星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我歇会,归归你来接着哈哈哈 @考个鬼鬼考(。•́︿•̀。)

江流照:


Estar辰妹恐机哭唧唧视频

这视频真的很难找,但是可以说百看不厌了!

伪装和橘子都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比一下温柔安慰辰妹给他擦眼泪的小老虎,

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写给阿轻❤

@轻与婪。
#一个小菜鸡给阿轻大佬的长评,诶其实也算不上,是我对这篇文章的理解和我的深夜感想吧,偷偷地说一句其实我好喜欢这篇文啊,粘皮带肉血淋淋地撕开,虽然很疼,但是痛快。有时候现实就是这样,但正因为这样,当初的年少轻狂才显得可贵,明明只是平庸的一个人却有勇气撕开一切去追梦,大概是这样的,无论结局,都足够耀眼。泥沼中的拼命挣扎,实在是,令人难过又令人振奋不是么?

阿轻突然报复社会也是猝不及防,看完以后内心的起伏其实不是特别大,隐隐作痛吧。
我挺现实的,尤其是看多了电竞圈的残酷,很早就有想过,会不会一个人怎么努力都进不了职业最后安于命运做了主播,小有名气心里却永远遗憾,会不会有一个人进入职业以后一次都没有上过场又悄无声息地退役了,会不会有一个人无数次和冠军擦肩而过最终含恨退役纵使名声再盛也永远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还有,会不会有一个人曾经一战封神战无不胜,意气风发风光无限,最终英雄垂暮带着一身荣光回到普通人的生活之后神话慢慢淡去最终被人遗忘,活在尘世中艰难挣扎,想一想心都要碎了。
有一段时间从八组得知许多电竞圈的黑料和阴暗面,一度有些崩溃,后来想明白了,与其说我喜欢的是这个人倒不如说我喜欢的是这段经历,也是我自己的青春。人的一生也许一直很失败或者很平庸,一个人也许一直品行缺失渣得要命,可这样一个人也许一生也能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于是很多人慕名而来,呐喊和微笑,我们相互扶持成就了这段经历,然后在下一个路口转身散去。没有人是完美的,但内心深处一定有对热血和激情的渴望,我们彼此拥抱,把所有的赞美和温柔都献给了热血和梦想—无论是谁的。热血耗尽之后,最终都将回到平庸的壳子当中,做最平凡的过活。他们也一样,如今对我们来说宛若天神的这群少年,其实也一样,所有的救世都在游戏当中,日后光芒褪尽,都将在泥潭中沉沦,没人能例外。
热血让他们变得不一样,孤勇赋予他们荣光,如果灼痛了你的双眼,让追寻的步伐停留在光芒内吧。
最后想说,qg作为三连冠的队伍荣耀加身又极负盛名,走到现在这个状况是谁都想不到的,好像是最没有经历过挫败的队伍了,老队伍每一支都伤痕累累,却依旧一往无前,受过的伤最终都会成为勋章,所以别担心,辉煌正是因为受过的伤才有光芒。其实只要一直在追梦的路上,就已经是成功了对不对。退一万步来讲,哪怕qg结局就这样了,起码成功过,大满贯诶,很圆满了,如果新旧交替最终没能抵御,想想曾经至少也要微笑地接受。

【阳王】庙堂之外忧其君(一)

#群里互坑的结果,我开了第一个略微长一点坑,是不熟悉的古风,很担心写崩
#梗来自 @重做中的航宝宝 ,如果审完觉得问题很严重那就删了重写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禁转出lof

        王华斌回到自己的宅院,刚换下官服,小厮跌跌撞撞地跑进来,欲言又止。王华斌额上的青筋先爆为敬:“那小兔崽子又干什么了?”小厮咽了咽口水,艰难地回道:“他…他把朝中派来的刺史大人给抓去了。”嘭--王华斌没忍住踹了一脚桌子,气到呼吸不畅:“到底谁给他的胆子!皮又痒了是吧!”
       万潇阳是一家江湖帮派的少公子,年纪尚小整日游手好闲,最喜欢四处惹麻烦。王华斌外调到吴郡任职本是上面有意栽培他让他做出点政绩来好升官,然而自从一次开河渠出来那么一点点意外把万潇阳的药田给淹了之后,他再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鸡飞狗跳是日常,隔三差五的还要上房揭瓦。可这次捅的娄子也太大了,没办法,王华斌点了几个亲信从后门摸出去,到山上的庄子找人去了。
        不顾门口的护卫,王华斌抬脚就要踹门,大门却先一步从里面打开了,这一脚顺势踹在万潇阳身上。万潇阳瞅了他一眼,扭头进去了,王华斌的火气被噎了一下,今天打不还手?改邪归正?想了想让人都等在门口,自己追上万潇阳。“小兔崽子你别跑,刺史大人呢?你是不是活够了?朝廷的人也敢抓,赶紧把人给我放了,唔……”万潇阳实在懒得听他絮絮叨叨,把人带进怀里堵住嘴。王华斌懵了一下,直到唇上被舌尖轻轻挑逗才回神,一把挣开又补了一脚,嫌弃地擦擦嘴唇:“你干嘛?”万潇阳带着白袍上的两个脚印,显得有些滑稽,同以往一样面无表情:“你是不是要走了。” “???” “那老头是不是来给你下调令的。”王华斌愣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今天的万潇阳为何有些不同了,“嗯,我任期满了当然要回去。你…哎呀还会有别人陪你玩的,再说…再说…”本想说来京城了可以找自己带他玩,却回想起刚刚那个吻。只是小孩子喜欢玩具的喜欢,自己又何必要他越陷越深。万潇阳望向他,望进他的眼睛里,问:“王华斌,你,喜不喜欢我?”
       风吹过竹林,沙沙作响。
       “喜欢你个头啊!老子不打死你就不错了!赶紧去把人给我放了少扯犊子!!”王华斌差点上手去揪万潇阳耳朵,这个人怎么拎不清重点呢?万潇阳灵活地躲开,无奈只能去放人。
       把昏睡的刺史装上马车让王华斌的人带走,看到他的脸色好像缓和了一点。凑过去问:“吃了饭再走?”然后就被抽了,“吃吃吃,吃你个头啊,回去派人来抓你啊!”
       刺史大人醒来之后又是一番腥风血雨,王华斌使出了浑身解数才让他相信抓他去的只是一窝见钱眼开的土匪,自己费尽心思地保全了他的性命,刺史大人感激地拉住他的手,一个劲夸他英勇,又剿了一波匪这事才算翻篇。
       调令到了,离开吴郡这天,城门口有很多百姓来送他,目光一一扫过面带感激的人们,气氛变得有几分伤感。
        马车驶出城门,看着渐行渐远的吴郡,王华斌长长地吐了口气。未行多远,长亭映入眼帘,万潇阳难得站得挺拔,正望着马车来的方向。
        “你干嘛?”
        “来送你。”
        “来送我干嘛?”
        “你还会回来吗?”
        “会吧,有机会的话,这里风景很好。”
        马车走远了,人却留在原地。风景很好……我不好吗?

【渝四】任性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了,结果骑泰发糖了??我……算了还是发上来吧,写都写了
#我这个幼儿园文笔,看看各位太太的贺文,我都不好意思发了。虽然的确是个拉郎,但是我努力让他看起来不那么拉郎了
#老四生日快乐,希望你被宠成公主

   一上车,老四并没有同往常一样到后面拽住胡闹的阿泰,而是径直坐在第一排和七杀一起,七杀看着身边手抚额头气压巨低的老四,明智地选择闭嘴玩手机,贝克曼看看没心没肺的阿泰,心想老四再不去拉住他这车顶就要没了。
   回到基地,老四交代一声就上楼去了,粗神经的阿泰终于发现老四不高兴了,迷茫地扫视一圈,语气不善地问:“你们惹他了?” “我靠…谁敢啊!”一番七嘴八舌上蹿下跳好不容易让阿泰相信了,“再说我们也这么大本事啊,还能把老四惹生气。”唯一敢触老四霉头的人到位了,老司机忍不住露出和善的微笑:“你们都不好奇四爷为啥发脾气么?上去看看吧,关心一下队友嘛。”七杀想说自己一点都不好奇,还是命要紧!阿泰爆发了身为队长的责任感,推着一群人上了楼蹲在房间门口,蹲了半晌里头都没什么动静,阿泰刚想打发个人进去看看,屋里突然传来四爷愤怒的声音,似乎在打电话,“有什么好说的,不信就不信,我又什么都没说,怎么就和泰爷扯一对了……”阿泰听得一脸懵比,所有人都用看渣男的眼光看向阿泰。
  “噫…破坏人家感情,大哥你的良心痛不痛。”几个人又悄悄摸下了楼,吐槽了一波阿泰。“老四交女朋友了???我怎么都不知道?老四也太不够意思了。”老司机拍拍他的肩:“这不是重点兄dei,重点是你如果把老四女朋友搞没了,你就凉了呀~” “!”
   第一次感受到恐惧的阿泰在接下来的几天活得小心翼翼,持续伏低做小好好做人,终于不用伺候祖宗的叉扣一众简直要热泪盈眶了。可这头老四的火气一天比一天大,脸色一天比一天黑,虽说他当然没有也不会随便把火撒在队友身上,队友还是心里很怵。
   又到比赛日,老四已经努力再努力地放松面部肌肉了,赛后仍是被粉丝追着问是不是心情不好,太阳穴突突直跳却还是强打起精神安抚她们。走出会场老四突然有了抽烟的欲望,问诺诺要了烟盒跟火机,朝偏僻的角落走去,动作生疏地叼上烟,不熟练地把玩着火机,低头走过拐角,手抬起要点烟的那一刻,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停住脚步缓缓抬起头,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手揣进兜里斜靠在墙上望着他,笑意灿烂。老四看着他一脸吊儿郎当的样子觉得自己应该生气,咬咬牙却忍不住撇开脸轻笑一声合上火机,怒气仿佛泡沫见了阳光一般迅速消融。

    “平生相见即眉开。”
   
   老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小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明明就觉得他嚣张又暴躁,看着一只皮皮猪一只火爆猴互怼,头疼得不行。后来没几天两支队伍就要被两家队长拉过来打一架,经常出去喝酒吃饭,频繁排位互撞。意外地发现这个人强势却又温柔,平时队员都要骑他脖子上了,他骂骂咧咧半天还是随他们去了,虽然和阿泰一样是霸道的性格,互怼的时候看起来和阿泰一样幼稚,其实却是特别有责任感的人啊,吃饭的时候还会照顾别人的口味询问有没有忌口,俨然是体贴称职的老大哥。实在是好奇极了,这个人怎么这么矛盾呢?忍不住跟他交往得越来越多,不同于照顾队里的小祖宗和小崽子们的感受,像是突然找到了同龄人,格外轻松,到后来慢慢不一样了。面对渝老四总是控制不住地任性一点,然后渝淡然地照单全收,自然得仿佛故交多年一贯如此,老四就忍不住再任性一点,甚至偶尔无理取闹撒个娇,渝依旧痞笑着一声声喊奶四,说他像个小奶包。
     小渝走上去搂住奶包的腰拿掉他嘴上的烟扔在地上,轻啄一口红唇,偷了腥一样坏笑着说:“怎么跟胖子还学会抽烟了?不准抽啊奶四。”老四闻言又气了,狠狠瞪了小渝一眼:“还提!都说跟他没什么了,还不信我!”委屈的不行的奶黄包都要皱成小笼包了,小渝大笑,又凑上去深深吻住老四,老四气哼哼地狠咬一口小渝下唇,小渝毫不在意疼痛,强硬地撬开咬住的牙关,掠夺他口中的津液,满满的侵略气息,让老四腿软。双唇分离,小渝用拇指抹去唇上的血珠,“不生气了吧?都快咬下来肉了,我就问了一句气了一周,都怪我,下次我不问了,直接摩擦胖子一顿就行了,怎么能让我媳妇儿受气呢。”老四靠在小渝肩头,哼了一声,亲一下小渝的脸颊表示同意了。
     最后听墙角的阿泰精神恍惚地看着小渝把老四牵走了,努力思索刚刚老四是不是把他卖了。“诶不是,我这么老老实实地蹲了一周就是为了ze个len?这傻儿子?”